大p儿


叶班同学A:叶老师的课没人敢睡觉

其他班同学:为啥?

叶班同学B:叶老师那准头老厉害了

其他班同学:扔粉笔头很正常啊hhh

叶班同学A:要是只扔粉笔头确实正常

叶班同学B:但他扔的是烟头……

其他班同学:…………

嘿嘿

房间内:
“嗯……啊……太深了……嗯……不要……不要再进来了……啊……弗雷德……”
“嘴上这么说,身体却很诚实呢……”













Ron:玛德不就掏个耳朵吗(气愤脸)

【叶黄R】互食(下)

一个脑洞:

资深吸血鬼叶x新生吸血鬼天  感谢喜欢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#


用人类的计算方法,叶修比黄少天大了两百年,两个世纪呢,但按吸血鬼的计算方法,叶修也只比黄少天大了那么一丁点儿。




丁点儿大也是大,起码叶修知道正确的咬人进食流程,而不是像黄少天似得,上来就张嘴龇牙,这不把人家吓死才怪。




高阶层,年长的,传统意义上的吸血鬼,当他们吸食人血的时候,多半会采用一种迷惑人心的引诱方式,他们用各种方式迷惑猎物,不论是言语哄骗,或者是用虚假的感情使对方意乱神迷,总之猎物安静的时候才适合吸血鬼进食——但显然,对待人类的方式不能被同样适用在吸血鬼身上,更何况这位是黄少天。




黄少天对叶修来说是特殊的那一个,就算在他还没觉醒成吸血鬼前他都能和叶修隔空互喷,毫无危机感和自觉心,一点儿防备都没有,问题是叶修还真不敢咬他。




只可惜现在情况有变,黄少天过了小半辈子和平人类的生活,猛得突变成了个吸血鬼,还是幼年新生一无所知的那种,叶修这回必须得咬他一口,站在长辈的角度上,身体力行地教育一下这位小朋友。




“教育”的过程很复杂,他们从沙发上一路抱着滚到卧室里,幸好叶修这种新时代的吸血鬼,早就脱离低级趣味,睡床不睡棺材,黄少天被人拖着带去床上,还迷迷瞪瞪地扭头看了眼叶修的被子,他脑子里对高浓度血液产生的那点眩晕迷醉还没缓过来,自然没多余力气考虑叶修教他咬人为什么要到床上。




叶修相当贴心,他把黄少天摆了个舒服的姿势,还往人脑袋后面塞了个软垫。




黄少天哼哼两声,在身后垫子上动了动,支起半边身子,一副任人宰割的模样。




“你准备好了没?”叶修凑过去,他与黄少天离得近,能看见那人眼里带着未散去的水汽,嘴唇上还泛水光,吸血鬼敏锐的嗅觉让他闻到黄少天身上甜蜜的味道,他甚至能感受到就在自己嘴边的,黄少天血液的温度。




黄少天冲他把脑袋一偏,露出块脖子给他看。




叶修舔了舔自己的下嘴唇,尖牙在他张嘴的时候现出一瞬,天知道在此之前他渴望了多久。




他贴近黄少天,在为他露出来的那处皮肤上亲吻一口。黄少天才刚觉醒,新生的吸血鬼体温比他还要再高那么一点,叶修的嘴唇贴在那里,呼出的热气也吐在那块皮肤上,他逐渐张开嘴,却不急着往下咬,反而伸出舌头,品尝什么美味一般舔舐上黄少天的脖颈。




叶修的手按上人肩膀,生怕黄少天逃脱似的,而被按在软垫上的那位却毫无反抗之意,甚至在叶修的舔舐里微微合上眼睛,像极了被迷惑的猎物。




“少天。”叶修的脑袋埋在黄少天颈边,说话的声音沙哑,那句压着嗓子的称呼极轻,却还是通过空气传到了黄少天耳朵里,像是要将他唤醒一般。




实际上黄少天也的确在那句呼唤里找回一丝清明,他眼前大雾散去,瞳孔里光芒重现,叶修贴着他的皮肤,张嘴露出尖牙。




“等……”黄少天下意识地缩起脖子,没想叶修按着他的手力气挺大,那对尖牙在瞬间扎入他的皮肤,烙进他的血管里,“唔啊——”




黄少天能感觉到自己的血液在快速流失,全身上下却没有一丝失血过多的冰凉,反而从叶修咬住他的地方蔓延出一阵带着灼烧感的酥麻,他小幅度地挣扎了两下,试图用手推开叶修,那人纹丝不动地卡在自己身上,黄少天恍惚间都开始怀疑叶修的牙是不是长到了自己血管里,怀疑叶修要把自己吸干。




而叶修在咬食黄少天的第一个瞬间,的确产生过那种冲动的想法,毕竟吸血鬼本能难以控制,更别说流到他嘴里的血是何等美味。




黄少天的血和他所想,(用吸血鬼的味蕾来说)黄少天的血带着一股子清甜,高于他体温的热度通过他咬食的那处源源不断地涌到他嘴里,叶修能感觉到黄少天在细微地发抖,出于恐惧而试图推开他的手最终拽住了他肩膀处的衣服——而随着叶修咬住他的时间变长,那双手也在一点点松开。




黄少天由靠坐的姿势慢慢往床上滑下去,似乎他的脊椎失去了支撑身体的力气,叶修按他的手转而抱住他的后背,好把他平稳地放去床上。




“……老叶。”黄少天全身发烫,他体内原本属于叶修的那部分血液在沸腾,他能感觉到叶修已经停止了吸食,但尖牙依旧留在那里,叶修刚刚还伸出舌头舔了他!




“靠……老叶,你拔出来……”




http://ww4.sinaimg.cn/mw690/006xLPV4jw1fc8k43wkyrj30c856akgs.jpg




#


他觉醒成为吸血鬼才过一周,日夜颠倒本来就容易疲惫,这回还被如此折腾,一合上眼和昏迷一样,在叶修床上睡了整整一天,叶修倒也不喊他,就陪他在床上躺着。




黄少天身上带着外面阳光的味道,还有薄荷柑橘味的洗发露,搁在叶修床上把被子都睡出点属于黄少天的味道来。




最后还是喻文州打电话过来讨人,叶修才把黄少天从床上喊起来。




黄少天同志走得飞快,毫不留念,只可惜他原本的衣服是不能穿了,只能勉强套条叶修的出门,估计是在赌气,连句再见都不想和叶修说。




只是赌气也没赌多久,三天一过,喻文州有事亲自上门找叶修,进门却看见黄少天也在这儿,蓝雨的副队长显然刚吃完东西,嘴边上印子都没擦,脖子上血口子才刚愈合,叶修松着领口和喻文州谈事情,现场一度陷入尴尬,黄少天脚底抹油,吃饱就跑飞快溜走。




“……叶神,别太宠着少天。”喻文州收拾文件,亲情提醒。




“利益互换嘛。”叶修舔舔下嘴唇,咬多了黄少天,他身上除去烟味竟然也混上点柑橘香。




END.


感谢喜欢!


不敢贴图了大家戳网址吧orz!

你们要不要……要不要来看看……qwq……

你竟然邀请别人去跳舞,不开心了哼

睡不着

“弗雷德……弗雷德……醒醒……” 
“怎么了乔治?”弗雷德揉了揉双眼,看着睡在身旁不知道为什么格外有精神的乔治
  “我睡不着……”
  “所以你要在半夜3点吵醒我?”
  “麻瓜世界不是有一句话叫做同甘共苦嘛”(*˘︶˘*)
  “甘不甘苦我不知道,但我下面倒是忍得挺辛苦的……”
  “噫……弗雷德你个……唔……流氓……嗯……唔啊……轻…轻点……啊……弗雷德……弗雷德……弗雷德……”
  “我在。”

愿望

  清晨:一张大床上的两人同时醒来,他们还保持着面对面的姿势,笑了起来
  “乔治,生日快乐”
  “弗雷德,生日快乐”
  没错,今天是四月一日,这两只小鬼的生日(不小了喂)
  “弗雷德,我喜欢你”(๑•́ ₃ •̀๑)
  “乔治,我也喜欢你”( • ̀ω•́ )✧
————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,两人一起大笑
  “乔治/弗雷德,愚人节快乐。”

晚上:韦斯莱夫人将灯熄灭“来,各自许一个愿吧”
乔治躺在床上,侧过身看着弗雷德
  “弗雷德,你许了什么愿”
弗雷德犹豫再三,深吸一口气将乔治搂到自己怀里
  “我希望,你早上说的话,是真的。”

恭喜弗雷德,成功get到一个脸红得不行的乔治小可爱

Don't leave me.

大战开始.
乔治看着他,看着弗雷德,握紧了他的手








  “stay close to me.”










   我也不知道我在写什么啊啊啊啊啊啊啊啊

牙白

总感觉记忆有点模糊就再查了一下,原来弗雷德才是哥哥牙白牙白牙白

睡前一颗糖

乔治发烧了,烧的一塌糊涂,结果就出现了这个场面:
  乔治躺在床上意识不清的低语:
“唔……好不舒服……要哥哥举高高才能好起来……”
  弗雷德觉得机会来了,等弗雷德病好后他绝对要用这件事来调侃他,于是好奇地问:
  “要哪个哥哥啊?”
  乔治眨巴了一下眼睛,软软的说:
  “唔……要弗雷德哥哥……”
  弗雷德表示血槽已空……